2018年6月9日 星期六

《某日某月》:純如清水的港式青春愛情故事




劉偉恆導演上一套作品《王家欣》廣受好評,把九十年代那種最簡單卻最動人的愛情帶到觀眾面前,看完後眼眶是濕濕的,心裡卻是暖暖的。今次的《某日某月》明顯走了類似的路線,都是九十年代情懷的純愛故事。

其實《某日某月》的故事比《王家欣》更簡單,講述兩位學生受父母反對,男生轉了到寄宿學校讀書,快要移民外國,但二人仍然想要在一起。《王家欣》說的一個有關尋找的故事,而《某日某月》說的是一個堅持與等待的故事。

單純地講電影情節的話,其實非常老套。不過也許正正是這份老套,才令電影來得真摯動人。在那個年少青春的年代,大家都為愛情做過很多難以想像的傻事。當人大了成熟了,愛情就不再那麼容易簡單了,但在心中一隅,我們還是會懷念那個傻傻地愛過的自己。而電影中男女主角為了對方寫情書、等傳呼、偷偷開車、成為觀星學會主席、製造外星無線電傳送器... 這些青春的愛情感覺,真令人非常懷念。

除了青春單純的愛情感覺外,電影另一個賣點就是九十年代的情懷,如Yes CardCD機、中巴、傳呼機機、大哥大手機、四大天王,這些元素非常有效地融入電影中。電影的點題歌曲是九十年代的張學友名曲《還是覺得你最好》,這首歌放在電影中有畫龍點眼之效,效果異常動人。

至於選角方面,湯怡感覺清純,有些鄰家女孩的感覺,化個淡妝演女學生都蠻有說服力的。至於原島大地這個選角很有新鮮感,奈何演技有點青澀,但看得出他很努力,但最後他的演出要用配音,浪費了他努力苦練的廣東話,令人遺憾。

另外,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電影竟然以觀星為主題,男女主角兩人因觀星而認識,男生因為女生而愛上天文,舉行天文活動,而且兩人更選了一顆屬於他們二人的星。而電影似乎有做過一定資料搜集,知道觀星要用紅色電筒,要用星圖,而且更介紹了幾個冬季星座,製作認真,值得一讚。(有一個非常小的瑕疵,就是屬於他們二人的星位於雙子座,而七月是看不到雙子座的。各位如果想跟男女朋友選一顆屬於你們的星,又想一年四季都看得見的話,記得要選些「拱極星」,即永遠不會落到地平線以下的是。在香港的話,星星的赤緯需高於大約67度。)

總的來說,這是一部又老套又簡單的電影,但這正是電影最好看最動人的地方。就是這份老套又簡單得可愛的青澀愛情,才是令人懷念與動容的。


史丹福推介度:83/100

2018年6月6日 星期三

太空中的生理醫學


大家都知道史丹福除了醫學之外,對天文學都甚有興趣。今次不如把這兩個範疇結合,談談人上了太空後發生的生理醫學問題。

「脹臉鳥腿」綜合症

大家看看以看看以下的圖片?大家有沒有留意到這幾位太空人有甚麼共同的特徵?

上圖是奧德塞太空任務太空人升空前的模樣,下圖是他們進行太空任務第一日的模樣(來源:歐洲太空總署)

就是他們的臉部都明顯比在地球時脹了很多,為什麼呢?

原來在太空中的微重力環境會令胸腔膨脹,令到胸腔內壓力減低,令到心臟膨脹,身體的血液由下肢重新分配到頭部與軀幹。在太空中,下肢中約10%的水份會重新分配到上身。因此太空人都臉都是脹脹的,腿則會縮小了,這個現象被稱為“puffy face–bird leg” syndrome,即「脹臉鳥腿」綜合症。

心房膨脹會刺激ANP的分泌,也會抑制身體的RAArenin-aldosterone-angiotensin)系統。這兩個賀爾蒙系統是控制血壓的重要系統,而這些賀爾蒙變化令腎臟排出更多水份與鹽份。研究顯示太空人在太空中的首24小時內已經會減少17%的血漿容量。

更有趣的是,原來太空的微重力狀態會令人貧血。原來當血漿容量減少,紅血球變濃,血比容(haematocrit)上升。腎臟偵測到這變化,就會減少紅血球生成素(erythropoietin),一種刺激紅血球製造的賀爾蒙。紅血球製造因此變少了,太空人回到地球時就可能出現貧血。

不少太空人剛回到地球是都會出現頭暈、心跳加速等症狀,甚至因此而站不穩。原因就是血漿容量下降,令心臟跳動時泵出的血液(學術上稱為心搏排血量stroke volume)減少,泵到腦部的血液不足夠。這時太空人只要多喝水,身體應該就可以慢慢適應地球的重力,控制血壓的賀爾蒙系統及血漿容量也會慢慢回復正常。

「暈太空船浪」

在上到太空的首一至兩天,不少太空人都會出發頭暈、噁心、作嘔作悶等的徵狀,簡單來說就是「暈太空船浪」。幸好這些症狀大多在幾天內就會消退。

「暈太空船浪」與我們平常暈車浪或者暈船浪的原理大同小異,都是因為眼睛與內耳的平衡器收到的訊息有衝突,令大腦的混亂而產生的。例如我們在乘車時看書容易暈車浪,因為眼睛在看書時,收到的信息是靜止的,但內耳的平衡器卻感應到汽車在移動,這個衝突就令大腦混亂而產生暈車浪。

而在太空中,低重力令到上下的概念失去了。對於習慣了地球重力環境的大腦來說,就更加混亂了,所以才會有「暈太空船浪」的問題。有趣的是,當太空人回到地球,腳踏實地時,早已適應了太空微重力環境的大腦可能又會重新混亂起來,於是又會重新「暈浪」一至兩天。

肌肉與骨骼流失

太空環境對我們身體各個系統都有著大大小小的影響,但其中一個影響得最嚴重的系統一定是肌肉與骨骼。

需知道我們下肢及背部有不少肌肉都是用來抵抗重力的,當我們到了一個重力很少的空間,這些肌肉缺少了刺激,很容易就會萎縮。曾有文獻記載,一位太空人在經過6個月太空任務後,小腿肌肉容量流失了20%,而爆炸力則足足減少了一半。因此大家時常見到太空人在太空做運動,其實就是為了鍛練肌肉,減少肌肉萎縮。

同樣地,負責負重的骨骼如果缺少了重力的刺激,也會出現顯著的流失。嚴重的話更可能令太空人提早出現骨質疏鬆,甚至骨折。另外,由於過多的鈣質經腎臟流失,所以太空人患腎石的風險也會增加。

視力模糊

有不少太空人在回到地球後都出現視力模糊及遠視加深的情況,為什麼會這樣呢?

研究人員為了研究這問題,為受影響的太空人檢查眼睛,他們發現太空人眼睛有視盤水腫(optic disc oedema)及棉絮狀斑(cotton wool spot)等的變化,這些變化跟顱內壓(intracranial pressure)上升時發生的變化甚為相似。

於是科學家推斷重力減低令到血液及腦脊液(intracranial pressure)轉移到頭上,令顱內壓上升。另外,太空艙裡的二氧化碳濃度上升都有可能導致顱內壓上升。

總的來說,太空的環境對身體各系統都做成很大的壓力,所以要做成太空人也非常不容易啊!難怪世界各國都只選擇生理機能最好的人去當太空人。

資料來源:

1.       Aubert AE, Larina I, Momken I, et al. Towards human exploration of space: The THESEUS review series on cardiovascular, respiratory, and renal research priorities. Npj Microgravity. 2016: 2

2.       Williams D, Kuipers A, Mukai C, et al. Acclimation during space flight: Effects on human physiology. Canadian Medical Association Journal, 2009: 180; 1317-23. 

2018年6月2日 星期六

鐵幕下的化療藥


「從波羅的海邊的什切青到亞得里亞海邊的的里雅斯特,一幅橫貫歐洲大陸的鐵幕已經拉下。這張鐵幕後面坐落著所有中歐、東歐古老國家的首都——華沙、柏林、布拉格、維也納、布達佩斯、貝爾格勒、布加勒斯特和索菲亞。」1946年,帶領英國贏得第二次世界大戰的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首次在演講出使用「鐵幕」一次來形容把西方國家與蘇聯勢力分開的政治界線,然而這條界線分隔開的不單只是政治、民主與自由,兩股勢力的不和甚至分隔了文化、科學,甚至醫學。

今次,就讓史丹福為大家介紹一種冷戰時期在東德發明,但一直到冷戰結束,鐵幕倒下,才讓世界重新認識的傳奇化療藥──bendamustine

象徵冷戰時期分隔開西方資本主義世界與東歐共產主義世界的柏林圍牆
Bendamustine是一種烷基化藥物(alkylating agents),它可以與DNA的鹼基形成化合物,破壞癌細胞的DNA,從而阻止癌細胞的分裂,殺死癌細胞。它在1963年在東德首次被合成,當年的東德研究人員發現bendamustine(當時被稱作 IMET3393)對多種血液癌症,包括慢性淋巴性白血病(chronic lymphocytic leukaemiaCLL)、成熟B細胞淋巴癌(mature B-cell lymphoma)、多發性骨髓瘤(Multiple myeloma)、何杰金氏淋巴癌(Hodgkin lymphoma),甚至肺癌都有一定的療效。但因為當年東德屬於蘇聯的共產勢力下,被「鐵幕」分隔開,所以這種藥物一直不被世界的認識,甚至在東德境內都不見得太受歡迎。

1989年,象徵分隔開東西德的柏林圍牆倒下,翌年東西德正式統一。Bendamustine終於可以被世界所認識了,它首先進入德國市場,之後慢慢進入世界其他地方。 Bendamustine其中一個吸引人的地方在於它的毒性相較地低。近年,有關bendamustine的研究也越來越多。現時,bendamustine主要用於低等級B細節淋巴癌(low grade B cell lymphoma)與慢性淋巴性白血病。

2013年,就有一個有關bendamustine的大型研究在著名的刺針(The Lancet)期刊中發表。這個研究比較了傳統的R-CHOP化療藥物組合及bendamustine加上rituximab標靶藥物組合(簡稱BR)在低惡性(indolent)淋巴癌與被套細胞淋巴瘤(mantle cell lymphoma)對病人的作用。研究發現與傳統的R-CHOP化療藥物組合相比,使用BR的病人存活率接近,但復發時間延長,而且骨髓毒性、脫髮、黏膜發炎、噁心等的副作用也較少,不過則會有比較多的注射反應。

至於另一個bendamustine可以一展所長的情況就是慢性淋巴性白血病。這是一種令淋巴細胞不正常增生的慢性白血病,病人在疾病初期大多沒有症狀,但隨著病情惡化,病人淋巴節或肝脾腫大、貧血或血小板數量下降、自體免疫現象或發燒、體重減輕等的B症狀,這些病人就需要使用化療藥物控制病情了。傳統使用的FCRfludarabinecyclophosphamiderituximab)毒性很強,經常引起嚴重的免疫力抑制及感染,未必適合年長或者身體較虛弱的病人,這時候毒性較低的BR就是一個值得考慮的方案。研究也顯示相較起在年長病人中常用的化療藥chlorambucil,病人對bendamustine有更好的反應。

Bendamustine雖然已被發明了五十多年,但它一直隱藏在鐵幕之下,直到近年才重新被醫學界所重視。近年有關bendamustine的研究如雨後春筍,我們都很期待這些研究將來可以為病人帶來更有效及安全的治療方案。

資料來源:

1.       Rummel MJ, Niederle N, Maschmeyer G, et al. Bendamustine plus rituximab versus CHOP plus rituximab as first-line treatment for patients with indolent and mantle-cell lymphomas: an open-label, multicentre, randomised, phase 3 non-inferiority trial. Lancet. 2013; 381:1203-10.

2.       WU Knauf, T Lissichkov, A Aldaoud, et al. Phase III Randomized Study of Bendamustine Compared With Chlorambucil in Previously Untreated Patients With Chronic Lymphocytic Leukemia.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09; 27: 4378-84

3.       V Gandhi, JA Burger. Bendamustine in B-Cell Malignancies: The New 46-Year-Old Kid on the Block. Clinical Cancer Research. 2009; 15: 7456-61.


2018年5月19日 星期六

小明上樓梯


史丹福回家時時常要行上很長的樓梯,有一次就忽發奇想地想到一條很有趣的數學問題。假如小明要行上一道100級的樓梯,他可以每次最少行上1,但他也可以誇步,由於他的腿真的很長,他最多可以一次誇100級。問他有多少種方法去行上這道100級的樓梯?



方法1
如果小明用1步走完樓梯,明顯只有一種方法,就是一步誇100級。
如果小明用2步走完樓梯,他必須在中間的99級樓梯中選擇一級踏上,所以共有99C1種方法。
如果小明用3步走完樓梯,他必須在中間的99級樓梯中選擇2級踏上,所以共有99C2種方法。
如果小明用4步走完樓梯,他必須在中間的99級樓梯中選擇3級踏上,所以共有99C3種方法。
如此類推,如果小明用100步走完樓梯,他必須在中間的99級樓梯中選擇99級踏上,所以共有99C99種方法。

最後答案就是1 + 99C1 + 99C2 + 99C3 + … + 99C99。這條式要怎麼計算呢?

根據二項式定理(Binomial theorem),(1+x) n = 1 + nC1 x + nC2 x2 + nC3 x3 + … + nCn xn
代入x =1,我們就得到1 + nC1 + nC2 + nC3 + … + nCn = 2n
再代入 n = 99,我們就得到1 + 99C1 + 99C2 + 99C3 + … + 99C99 = 299
所以小明共有299種方法行上樓梯。

方法2
第一個方法已經很精彩了,但思路清晰的朋友也許會想到一個更簡潔美麗的方法,小明可以選擇踏上或者不踏上第一級,可以選擇踏上或者不踏上第二級,可以選擇踏上或者不踏上第三級,如此類推,他最後可以選擇踏上或者不踏上第99級,所以他自然有299種方法行上樓梯。

2018年5月18日 星期五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與天文學(零劇透)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電影海報(來源:Marvel Studios)

大家看完了《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了嗎?一眾復仇者聯盟成員要面對漫威史上最強大敵人Thanos,相信大家都看得很滿足吧?但大家又知不知道故事中其實隱藏了不少天文學知識?就如Thanos的手下Black Order有四位成員──Corvus GlaiveProxima MidnightCull Obsidian(漫畫中原名是Black Dwarf)及Ebony Maw,其中有幾位的名字都有天文學上的意思。

《復仇者聯盟3:無限之戰》電影預告截圖,由左至右分別是Proxima Midnight、Loki、Ebony Maw、Corvus Glaive與Cull Obsidian (來源:Marvel Studios)
Corvus Glaive在漫畫中是Black Order五將軍之首(電影中只提及過四位),是他們當中戰鬥力最強,也是Thanos最信任的。他使用雙刃長矛作武器,只要他的長矛仍然完整,就可以不斷復活。在《無限之戰》電影的預告片中,我們就見到他使用他的雙刃長矛嘗試拿取幻視(Vision)頭上的無限寶石。

Corvus Glaive使用他的雙刃長矛嘗試拿取幻視頭上的無限寶石(來源:Marvel Studios)
Corvus Glaive中的Corvus指烏鴉,而我們的天上也有一個以Corvus命名的烏鴉座,它是一個由43等星組成的星座,形狀像是一個歪斜的四邊形。烏鴉座是一個重要的春季星座,它的亮星不多,不易辨認,但由於它位於天文學中所謂「春季大弧線」的尾端,所以為不少觀星愛好者所認識。

形狀像是一個歪斜四邊形的烏鴉座(來源:http://www.rocketroberts.com 拍攝者:J. Roberts)
為了方便天文愛好者記得星星的位置,我們經常會把不同季節的星空中幾顆最亮麗的星星連繫起來,把它們歸類為一個特別的圖案,例如所謂的「夏季大三角」、「秋季大四方」與「冬季六邊形」,而春天星空就有剛才提及過的「春季大弧線」。

「春季大弧線」以北斗七星為起點。沿著北斗七星「柄」的3顆星(玉衡、開陽及搖光)彎彎地伸延,連到牧夫座(Bootes)的大角(Arcturus)、室女座(Virgo)的角宿一(Spica),最後就到烏鴉座。

Stellarium軟件中的「春季大弧線」(來源:Stellarium)
至於Black Order另一位成員Proxima Midnight是一位凶狠的女將,她同樣以長矛為武器,雖然她的長矛就不及Corvus Glaive的雙刃長矛般帥氣,但她依然是不容小覷的超強角色。在《無限之戰》電影的預告片中,我們就見過她把長矛拋向美國隊長的精彩片刻。在漫畫中,Proxima MidnightCorvus Glaive是夫妻檔,但在電影中就似乎沒有提及這個關係,只提到兩人都是Thanos收養的兒女。

Proxima Midnight把長矛拋向美國隊長(來源:Marvel Studios)
Proxima指比鄰星,顧名思義就是除太陽外離地球最近的恆星。比鄰星位於半人馬座,正式名稱是半人馬座αC,離我們只有4.22光年。如果我們有一枝以光速行駛的火箭,只需4.22年就可以到達比鄰星了。以宇宙的尺度來說,實在是非常非常之近。

半人馬座α星又叫做南門二,位於天空南方,在南十字座附近,所以在北半球地區不容易見到。傳聞當年鄭和下西洋,就是用南門二來指引方向。南門二其實由三顆星互相繞轉組成的,三合星系統中的A星與B星都是非常明亮的星星,視星等分別是−0.011.33(在天文學中,我們用視星等去量度星星的亮度,視星等越少,星星就越亮,每級之間亮度則相差2.5倍,人類肉眼可以看到的最暗星星大約是視星等6)。在我們觀看南門二時,兩顆星的亮度加了在一起,令南門二成為了天上一等一的亮星。

而三合星系統中的C星比鄰星卻暗淡得多了,視星等只有11,是肉眼看不到的。作為最近太陽系的恆星,卻暗淡得連肉眼都觀測不到,實在有點諷刺,也似乎不太配襯得起Thanos最凶悍的女將Proxima Midnight的名聲。比鄰星是一顆紅矮星(Red draft),直徑及質量都非常低,分別只有太陽的約八分之一與七分之一。它的表面溫度也很低,只有約3000K,呈暗紅色。供大家比較參考,我們的太陽表面溫度就有約6000K

Cull Obsidian在漫畫中原名是Black Dwarf,他是Black Order中體型最大的一位,體型甚至比Thanos更大,屬於一位力量型角色,在漫畫中擁有超強悍的力量及無堅不摧的皮膚。

Black Dwarf即黑矮星,是一個理論上的假想星體。要明白「黑矮星」這個假想星體,就先要對恆星演化有點基本認識。恆星靠核融合反應發出光與熱,當一顆低至中等質量的恆星到了晚年,已經不能再進行核融合反應時,就不再有輻射壓製造出來去對抗重力,它會倒塌成質量極高的星體──白矮星(White dwarf)。白矮星內沒有核反應,它會慢慢冷卻,最終冷卻到我們再也偵測不到它的光與熱。這種星體就是黑矮星了。

但恆星要演化成黑矮星所需的時間極長,遠長於宇宙的年齡137億年,所以這種星體只在理論上存在,現時宇宙理應沒有任何黑矮星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電影的主角來自泰坦(Titan),原來真有其星。Titan是土星的第六顆衛星,也是土星最大的衛星,由著名的荷蘭物理學家及天文學家Christiaan Huygens所發現。大家當年中學物理課時學過的波動學中的Huygens' principle就是由他提出的(當然,今天的DSE課程早已删除了這內容了)。

卡西尼-惠更斯號(Cassini-Huygens)太空飛行器拍攝到的泰坦星(來源:NASA)
在太陽系的眾多衛星中,泰坦是最惹人閑想的,因為它有一個濃厚的大氣層,甚至比地球的大氣層更濃厚,這個星球上有豐富的有機分子,構造及大氣成分與早期地球有相似之處,另外它也有由液態甲烷組成的湖,所以被認為可以孕育出生命。

泰坦一向是科幻故事作者的最愛,如倪匡的衛斯理系列中的《藍血人》新版,主角方天就是來自泰坦的(原版是來自土星)。

資料來源:
1.          Wikipedia
2.          Starrix 星匯點(http://www.starrix.hk/starrix_pastevent.html
3.          香港太空館

2018年5月12日 星期六

血常規檢查報告告訴我們甚麼?(下)

用來做血常規檢查的自動血液细胞分析儀

上回談到血常規報告,又稱全血細胞計數(complete blood count)報告中的紅血球指標代表甚麼,今回讓我們看看白血球分類計數(differential count)的幾個指數又有甚麼意思。

白血球是免疫細胞,是守護身體的軍隊,它分為5種,分別是嗜中性白血球(neutrophils)、淋巴性白血球(lymphocytes)、單核白血球(monocyte)、嗜酸性白血球(eosinophils)及嗜鹼性白血球(basophils)。有一個口訣可以幫助大家記得這5種細胞的名稱:”Never Let Mother Eat Babies”。這5個字的開首字母正好對應5種白血球英名名稱的開首字母。

一份血常規檢查報告
先看看以下一張周邊血液抹片,帶有紫藍色細胞核的血細胞就是白血球,它們是免疫系統的重要部分。其實白血球本身不是紫藍色,而是偏白的。紫藍色的細胞核只是染料製造出來的效果。白血球有細胞核,紅血球及血小板沒有,這是自動血液细胞分析儀偵測白血球的原理。

正常的周邊血液抹片
正如上一篇文章所講,現時九成以上的血常規報告是由自動血液细胞分析儀所進行的。自動血液细胞分析儀會先利用試劑把紅血球溶掉,除了上次介紹過的電阻抗及光學方法外,自動血液细胞分析儀也會利用一些巧妙的方法去進一步幫助機器分析細胞,例如利用螢光染料(不同的細胞有不同程度的上色)或差別溶解(differential lysis)(用溶劑把嗜鹼性白血球外的細胞模溶解,以量度把嗜鹼性白血球的數量)等。

嗜中性白血球是血液入面數量最多的白血球,負責進行吞噬作用(phyagocytosis),把入侵者(主要是細菌及真菌)吞掉。如果我們身體的免疫系統是一支軍隊的話,那麼嗜中性白血球就是士前卒,負責守衛第一道防線。

嗜中性白血球數量會在感染及發炎時升高。某些藥物,例如類固醇會把嗜中性白血球從血管周邊地方迫入血液中,所以也會令到血液中的這些細胞數量上升。另外,某些血液癌症,如慢性骨隨性白血病(chronic myeloid leukaemiaCML)及較為罕見的慢性嗜中性粒細胞性白血病(chronic neutrophilic leukaemia)都會有嗜中性白血球數量增加的情況。

淋巴性白血球是血液中數量第二多的白血球,分為B細胞、T細胞及NK細胞。B細胞及T細胞都是後天性免疫系統(adaptive immune system)的一部分。B細胞是免疫大軍中的「炮兵」,當它在淋巴組織中分化成漿細胞(plasma cells)後,就可以製造免疫球蛋白(immunoglobulins),又稱為抗體(antibodies),對抗入侵者。T細胞又再分為細胞毒性T細胞(cytotoxic T cells)及輔助型T細胞(helper T cells)。顧名思義,细胞毒性T細胞負責擊殺被病毒感染的細胞或者癌細胞,輔助型T細胞則負責協助其他免疫細胞。NK細胞作用與細胞毒性T細胞類似,不過它使用的機制不同,是屬於先天性免疫系統(innate immune system)的一部分。

史丹福當年尚是醫學生的時候,血科教授曾經說過,成年人的淋巴性白血球數量增高,可能性只有兩個,就是慢性淋巴性白血病(chronic lymphocytic leukaemiaCLL)及淋巴癌。不少醫學生所知的病毒感染及結核菌感染都是錯誤的答案,有些要求較高的教授聽到這些答案的話可能會指著學生痛罵”You should throw yourself into the rubbish bin.”

一位慢性淋巴性白血病病人的周邊血液抹片,大家可以見到淋巴性白血球數量上升
如果小孩或青少年出現淋巴性白血球數量增高,那麼情況就有所不同了。這時我們便應該考慮傳染性單核白血球增多症(infectious mononucleosis)等的病毒感染。另一種罕見但惡名昭彰地會令淋巴性白血球數量上升的感染是百日咳(pertussis)。雖然百日咳由細菌引起,但有別於其他細菌感染,它影響的是淋巴性白血球而不是嗜中性白血球。

單核白血球與嗜中性白血球一樣都會負責進行吞噬作用,它更會走到身體組織中分化成巨噬細胞(macrophages)家族,把戰線從血液帶到身體組織中,繼續作戰。單核白血球數量會在感染時上升,也會在慢性髓單核細胞白血病(chronic myelomonocytic leukaemiaCMML)等血液癌症中上升。值得一提的是,毛細胞白血病(hairy cell leukaemia)的病人常出現單核白血球數量低的情況,非常特別,是作出診斷的其中一個重要線索。

嗜酸性白血球的主要作用是製造敏感反應及對抗寄生蟲感染。病人的嗜酸性白血球數量增多,可能的原因分為繼發性及原發性。繼發性原因包括過敏反應(哮喘、濕疹、藥物過敏)、寄生蟲感染、皮膚病、自身免疫系統疾病等;原發性原因指骨髓造血細胞不正常地增生,製造過量的嗜酸性粒白血球,如PDGFRAPDGFRBFGFR1基因變異引起的血液癌症,又或者是慢性骨隨性白血病(CML)、慢性髓單核細胞白血病(CMML)等。

一般來說,如果遇到嗜酸性白血球增多的病人,醫生會先根據病人的病歷去安排檢查以排除繼發性原因,例如以糞便檢查去排除寄生蟲感染。假如病人嗜酸性白血球長期增高,又找不到繼發性原因,那醫生可能就需要做骨髓檢查及基因檢查去找尋原發性的病因。

嗜酸性白血球太多的話,會入侵心臟、肺部、腸臟等器官,做成破壞。而使用類固醇可以幫助降低嗜酸性白血球數量。

嗜鹼性白血球是血液入面數量最少的白血球,基本上只有一個原因會令嗜鹼性白血球增高,就是慢性骨隨性白血病(CML),其他書本上記載的原因都太罕見了。

一位慢性骨髓性白血病病人的周邊血液抹片,大家可以見到嗜鹼性白血球數量上升
血常規報告雖然是最基本的,也是醫院中最常進行的血液檢查,但內裡也隱藏了不少奧妙的學問,史丹福有空再跟大家分享吧。

資料來源:
Bain BJ (2015). Blood cells: A practical guide. Oxford: Blackwell 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