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5日 星期一

《屍殺片場》:我想不到一個沒有劇透的標題去形容這套超級奇片




要在不劇透的情況下介紹《屍殺片場》,比起介紹其他電影困難得多。但若果要史丹福簡單地評價好不好看,我覺得是非常非常好看,好看得有幾幕是戲院觀眾全場一起拍手,場內氣氛之好,是史丹福少見的。

電影公司宣傳時都集中在開首37分鐘一鏡直落的喪屍大戰,因為除了開首37分鐘,其他一切的資訊都會影響觀眾的體驗,開首的37分鐘之後的發展是你絕對意想不到的。那37分鐘,有人覺得並不出色,甚至是很爛,網上甚至有人說看到一半便忍不住離場。誰知那37分鐘只是一個引子,之後的發展才是最精彩的地方,看完之後再回想一下,會發現開首的37分鐘根本是神來之筆。最初的那些不滿、失望,突然會轉化成興奮、激動,這種感覺很難形容,而且是我從未有過的。 之後的討論開始有劇透了,強烈建議未看電影的朋友離開,看完之後再回來。

......
......
......
......
......
......
......
......
......
......

《屍殺片場》是一套關於電影的爆笑喜劇,故事講述拍攝電影時辛酸。開首37分鐘看似很「爛」,但原來每個鏡頭背後都有它的故事。由於要一鏡到底,所以無論發生甚麼意外,劇組都必須咬實牙關,出盡各種瘋狂鬼主意把拍攝重回正軌,然後引發無數的笑料。這些笑料實在太有創意,而且完美地呼應了頭37分鐘的情節。如果沒有頭37分鐘,電影的下半部就不可能如此地好笑了。

論好笑,《屍殺片場》絕對是久違的讓人笑爆肚的電影。史丹福笑到標眼水,這不是誇張的修辭手法,而是真實的標眼水。

但電影也不是單單地無厘頭的好笑,而是很熱血地道盡了電影工作者的辛酸。這是一部送給電影工作者的電影。單看導演想得出這個如此富創意的故事,就可以肯定他非常非常熱愛電影。笑到最後,結局竟然還帶出一段窩心的父女情,令人心中暖暖的。

《屍殺片場》令我聯想到年頭另一套我大愛的電影──《荷里活爛片王》。兩者都非常好笑,而且它們都有笑有淚,同樣是描述熱愛電影的主角,面對片場上各式各樣的問題,依然努力拍下去。雖然旁人都不看好他們拍的電影,主角還是憑著一鼓熱血拍到最後。

總括而言,別看少《屍殺片場》這套低成本製作,它的創意絕對是近年少見的,而且它可以令到全場大笑,全場拍手。未看過的朋友一定要看看,強力推薦。

史丹福推介度:88/100

2018年11月3日 星期六

驚心動魄輸血史(下):戰火的洗禮


今次介紹的輸血史是一段醫學史,也是一段戰爭史。戰爭引起生靈塗炭,令無數平民流離失所,然而戰爭卻也往往是醫學發展的催化劑。大家知不知道原來世界上第一個血庫是在戰場中出現?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美國怎樣用血漿救英國?珍珠港事件中受傷的軍人又怎樣靠新的輸血技術活命?

但在談到這段戰爭中的輸血史之前,先讓我們花少少時間回到上次談及的輸血難題──凝血。當年醫護人員從捐贈者身上取得血液後,很快就會凝結,所以血液必須要「即捐即輸」,當時流行的方法是把捐血者的動脈與受輸者的靜脈連接,讓血液從捐血者的身體直接流進受輸者體內。要解決凝血問題,就必須用到抗凝血劑。當時人們所認識的抗凝血化學物質可不少,可惜全都對人體有害的。如果把使用了抗凝血劑保存的血液輸給病人,反而會毒害病人,得不償失。檸檬酸鈉(sodium citrate)是化驗室中常用的抗凝血劑,然而它也一樣有毒性。膽大心細的美國外科醫生路易森(Richard Lewisohn)卻想到用低濃度的檸檬酸鈉作為安全的抗凝血劑。原來當年化驗室使用的1%檸檬酸鈉的確對人有害,令研究者紛紛卻步,卻沒有人像路易森一樣想到透過降低濃度來增加安全性。經過一連串的實驗後,路易森發現0.2%檸檬酸鈉可以有效地預血液凝結,卻沒有明顯的毒性。有了這項技術,輸血從此不再需要直接從捐血者身體進入受輸者的體內。

這項技術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時發揚光大。在戰爭爆發初期,輸血仍然是透過把捐血者的動脈與受輸者的靜脈連接的方法進行,這方法如果在醫院進行當然問題不大,但在槍林彈雨的戰場下,卻是困難重重。1917年,美國參戰,不少從美國發展的輸血技術都被引進協約國軍隊,包括檸檬酸鈉儲存技術。美國醫生羅拔臣(Oswald Robertson)把技術引進戰場,更在法國康布雷戰線中設立了首個戰地血庫,用來儲存經檸檬酸鈉處理的血液。經過處理後,血液可以儲存長達十多天,使用起來方便得多。

第一次世界大戰時接受輸血的傷兵(來源:Wellcome Library, London)

1936年爆發的西班牙內戰可以說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前奏,也是輸血醫學的試煉場。站在共和派一方的西班牙醫生多蘭佐特(Federico Duran-Jorda)最先意識到大規模血液供應的重要性。他想到要救助傷兵,最有效的方法不是把傷兵送回醫院輸血,而是維持穩定的血液供應,並把血液運到前線,讓傷兵可以在前線接受輸血治療。多蘭佐特在巴塞隆拿設立了一個非常成功的輸血服務中心,負責收集及處理血液。他引入了非常重要的概念去確保血液的安全性,例如篩查捐血者的病歷及為捐血者進行傳染病篩檢(當時只包括了梅毒,因為乙型肝炎病毒、丙型肝炎病毒及愛滋病毒尚未被發現)。在他工作的30個月間,輸血服務中心共進行了二萬多次捐血,收集了約9000升的血液。這是醫學史上首次出現如此大規模的血液供應。共和派戰敗後,多蘭佐特被迫逃亡至英國,之後他仍然熱衷於輸血工作,並幫助英國設立輸血服務中心。

我們之前一直討論的輸血都是輸全血,美國羅文醫院化驗室主管艾利洛(John Elliott)卻研究了把血漿從血液中分離的方法。有一次,他遇到一位被人刺到心臟的病人,由於情況危急,他沒有足夠時間為病人做血型檢查與交叉配血(crossmatch),情急之下他為病人輸了化驗室中的血漿,病人竟然存活下來。他相信血漿是絕佳的輸血用品,並努力推廣。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德軍席捲歐洲,只剩下英國獨自對抗,美國政府有意相助,奈何美國國民不想捲入戰爭中,美國政府只可間接援助英國。於是美國發起了「血漿救英國」(Plasma for Britain)行動,把美國收集到的血漿船運到英國,以救助受傷人士。這項行動非常成功,美國共收集到15000人捐血,製作成5500瓶的血漿。

第二次世界大戰西西里島戰役中接受血漿治療的傷兵(來源:Franklin D. Roosevelt Library)
美國哈佛大學醫學院生物化學系教授科恩(Edwin Cohn)在1940發明了低溫乙醇分餾法(cold ethanol fractionation),可以把血漿中不同的蛋白,如白蛋白(albumin)、球蛋白(globulin)、纖維蛋白原(fibrinogen)分離出來。這些蛋白質在臨床上各有不同療效。想不到這項技術立即就在翌年顯示出它的威力。1941年,日軍偷襲珍珠港,美軍死傷慘重。有87位傷者接受了白蛋白滴注治療,效果非常良好。白蛋白不但可以有效回復失血過多傷者的血壓,而且傷者也沒有出現嚴重輸血反應。原來白蛋白溶液是種膠體(colloid),它在進入血液後會停留在血管內,增加血液的滲透壓(osmotic pressure),令水份停留在血管內而不會流失到組織中,所以可以維持病人的血壓。珍珠港事件後,白蛋白聲名大噪,風頭一時無兩,成了醫生心目中的「救命神藥」。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紅十字會呼籲民眾捐血的海報(來源:美國紅十字會)

另一個在二次大戰期間發展出的新突破是血液儲存方法的改進。傳統的保存液是把檸檬酸鈉混合葡萄糖(dextrose)溶液,檸檬酸鈉防止凝血,葡萄糖為紅血球提供養份,這種溶液可以儲存血液2周。由於血庫的普及,人們開始關心血液保存的期閒。1943 年,酸式檸檬酸葡萄糖(Acid-Citrate-Dextrose,簡稱ACD)溶液出現,把血液儲存時間延長至21天。這項技術立即被投入到戰場中,令同盟國的輸血服務更加成熟。戰後,檸檬酸-磷酸鹽-葡萄糖(Citrate-Phosphate-Dextrose,簡稱CPD)及檸檬酸-磷酸鹽-葡萄糖-腺嘌呤(Citrate-Phosphate-Dextrose-Adenine,簡稱CPD)等的保存液相繼出現,令保存期大為延長。現時國際間最常用的血液保存液加入了甘露醇(mannitol),保存期已經可以長達42日。

發明低溫乙醇分餾法的科恩教授在戰後又發明了另一項革命性的技術──血細胞分離機。這項新發明可以把血液分成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及血漿,也令輸血界興起了「成分輸血」的概念。過往,輸血就是指輸全血,即是把血液中的所有成分都輸入病人體內。但這做法並不理想,一來輸入病人不需要的成分會做成浪費,二來這些多出的成分可能會引起各式各樣的輸血反應,三來這些成分所需的儲存環境並不一樣,儲存全血的方法可以有效保存紅血球,卻會令白血球、血小板及血漿中的凝血因子失去活性。「成分輸血」的概念是把各成分分開儲存,然後針對病人的問題,若病人貧血,就只需要輸紅血球;若病人血小板數量低,就只需要輸血小板;若病人出現凝血問題,就只需要輸血漿。1969年,人們才了解到血小板可以在室溫中儲存。70年代中期開始,成分輸血迅速發展,捐血者捐出血液後,輸血服務中心會在短時間內把血液成分分離,然後用適當的環境儲存。至此,輸血醫學已經發展到與今天頗為相似。

然而,輸血醫學的發展日新月異,一日千里,近年還是有不少有趣的發展,史丹福有機會的話再跟大家詳談。

資料來源:

1.       Giangrande PL. The history of blood transfusion. British Journal of Haematology. 2000; 110(4): 756-67.

2.       Lozano M, Cid J. Frederic Duran-Jorda: a transfusion medicine pioneer. Transfusion Medicine Reviews. 2007; 21(1): 75-81.

3.       Coni N. Medicine and the Spanish Civil War. 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Medicine. 2002; 95(3): 147-50.

4.       www.aabb.org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Blood Banks)

2018年10月25日 星期四

驚心動魄輸血史(上)


輸血是現代醫學中必不可少的一環,連一般的普羅大眾都知道失血太多自然需要輸血。但令人詫異的是,古人早在二千多年前已經懂得放血,但卻在約四百年前才開始有人嘗試輸血,而且還經過了一段驚心動魄,近乎「玩命」的探索過程,才有今天的安全性。

古人寧願研究放血都不願研究輸血,也許是因為他們未有足夠的生理學知識去明白血液的重要性。古希臘醫學認為身體的狀態取決於血、痰、黑膽汁和黃膽汁四種體液的平衡,四種體液分別與氣、水、土和火四種希臘古典元素相對應。在他們心目中,血液只不過是四種體液的其中一種,雖然也是維持身體健康的其中一個元素,卻不見得比其他三種體液來得重要。直到英國生理學家哈維(William Harvey)提出血液循環的理論,大家才對血液的生理用途多了一份認識。

世上第一個輸血實驗出現在學術氣氛非常濃厚的牛津,當年不少頂尖的生理學家都聚集在這一城市,並會進行各式各樣的實驗。拉爾(Richard Lower)在1666年首先嘗試把狗隻的血液輸給另一隻狗。負責「捐血」的狗最後流血至死,但接受輸血的狗卻成功活著,這個實驗證實了輸血的可行性。值得一提的是,拉爾除了首先嘗試進行動物輸血外,他也是首位發現靜脈的血液經過肺部之後會由紫紅色變回鮮紅色的人,這是個生理學中的重要發現。

法國醫生丹尼斯(Jean-Baptiste Denys)是首位嘗試把動物血液輸給人類的人。他於1667年成功把幾安士的山羊血液輸給一位因發燒而被其他醫生放血20次的男孩。其後丹尼斯又嘗試透過輸山羊血來治療精神病人,因為他認為精神病是由於體液不平衡而引起,輸血則可以令體液回復平衡。有好幾位病人接受輸血之後都存活了。雖然丹尼斯為病人輸血的理據完全是錯的,但他卻因為錯的原因而做了一件在醫學界中流芳百世的壯舉。不幸地,其中一位丹尼斯的病人在接受輸血之後死亡,病人的妻子控告他謀殺。然而事情的發展卻非常具戲劇性,後來查出這位病人原來是被妻子下毒殺死的,丹尼斯也得以免除牢獄之災。儘管如此,輸血已經變得聲名狼藉,歐洲各國之後都禁止了輸血療法。

丹尼斯為病人輸山羊血(來源:http://zimmermannreinhardt.tumblr.com)
禁令頒布後的一百多年,曾經轟動一時的輸血療法變得無人問津。直到1818年,英國婦產科醫生布蘭德爾(James Blundell)才令到輸血療法重新得見天日。布蘭德爾見過很多產後出血至死的個案,這誘發了他進行輸血的研究。他先在狗隻身上進行研究,發現輸血可以減少嚴重出血引起的死亡。布蘭德爾其後進行了史上首次人對人的輸血。他共為11名嚴重出血的病人進行過輸血,並成功救活了其中的5例。透過這些成功的經驗,布蘭德爾總結得出兩項輸血的重要原則:只能用人血及只為因嚴重出血而瀕臨死亡的人進行輸血。這明顯比當年使用羊血治療「體液失衡」進步得多了,人類自此進入了一個輸血的新紀元。

早期的輸血其實是一場賭博,當年還未有血型的概念,病人與捐贈者的血液是否相容完全是由運氣決定。直到奧地利免疫學家「血型之父」蘭德施泰納(Karl Landsteiner)在1901年發現了ABO血型,情況才得以改善。蘭德施泰納的發現實在太重要了,重要得史丹福之後會寫另一篇文章再作詳談。

「血型之父」蘭德施泰納(來源:NobelPrize.org)

蘭德施泰納因血型的發現而獲得了1930年的諾貝爾生理學及醫學獎。他獲獎之後並沒有親自對觀眾發言,而是請了文學獎的得主美國作家路易士(Sinclear Lewis)代他發言。路易士致詞時說:「你們可以稱我為文字大師,但他呢?他可是掌握數千位病人的生死的大師!」

1907年,美國病理學家赫克通(Ludvig Hektoen)首先提出交叉配血(crossmatch)來提高輸血安全性。 交叉配血試驗指用受輸者血清與捐血者紅血球混合,檢查有沒有凝集。如果交叉配血試驗沒有出現凝集,即捐血者與受輸者之間不存在血型不合的抗原抗體反應,即他們的血液相容,輸血不會引起溶血反應。同年,美國醫生奧騰伯格(Reuben Ottenberg)首次使用血型檢驗與交叉配血來進行輸血。自此,輸血的安全性大大提升。

除了血型之外,另一個輸血早期的難題是凝血。當醫護人員從捐贈者身上取得血液後,很快就會凝結,所以血液不能儲存太久,這大大增加了輸血的難度。 為了解決問題,醫生們各出奇謀,例如外科醫生克萊爾就想到了用外科小手術的方法,把捐血者的動脈與受輸者的靜脈連接,捐血者的動脈血壓較高,血液會自然流進受輸者,這樣做可以縮短輸血時間,避免血液凝固。但這個方法當然有很多限制,例如捐血者必須要接受手術,這可能令願意捐血的人卻步;而且醫生也很難監測捐血的容量,如果捐血的容量不當,可能令捐血者出現休克或者受輸者出現循環超載(circulatory overload)。克萊爾其後因為他發明的血管縫合技術而獲得了1912年的諾貝爾生理學及醫學獎,雖然使用血管縫合的方法來輸血並不理想,但這技術後來被應用到器官移植中,發揚光大。

那麼輸血時的凝血後來怎樣被解決呢?輸血醫學之後又有甚麼發展?欲知後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資料來源:

1.       Giangrande PL. The history of blood transfusion. British Journal of Haematology. 2000; 110(4): 756-67.

2018年10月9日 星期二

數學無用?


著名天文學家,香港大學前理學院院長新教授近日於網上分享了一篇刊登於南華早報的質疑數學用途的文章,及教授的看法與回應。文章的內容大致上是說如果一般人並不從事工程與科學相關的工作,那麼只需學習基本的數學運算就可以了,中學所教的代數、三角學、微積分都並不需要。教授當然不認同這看法,因為數學可以訓練學生的邏輯思維與抽象思維。而史丹福也有感而發,想談談我自己的看法。



利申,史丹福沒有受過正式的高等數學訓練,數學只學到高中程度,但我喜歡數學,閒時也喜歡自己學習一些大學本科程度的數學。

首先,相信大家都不會否認現今的科技從宏觀上來說是靠高等數學撐起來的。大家今天所住的高樓大廈,用的電力系統、電腦,所乘搭的飛機、鐵路,無不牽涉到微分方程、線性代數、傅立葉分析等高等數學。大家現在使用的GPS定位系統所需要的衛星甚至需要用到廣義相對論修正,而廣義相對論又需要用到大眾覺得「無用」的黎曼幾何。可以說,沒有高等數學,絕不會有今天的現代社會。

不過文章的作者也沒有否定數學在這方面的貢獻,他只是認為不是從事工程與科學相關的工作,那就不需要學習基本算術之外的數學,但史丹福對此也不敢苟同。

一來,正如教授所講,數學可以訓練人的邏輯與抽象思維,不懂數學的人太容易受騙了。 例如之前一篇報導提及一個有關學歷與喝酒頻率的關係,研究顯示教育程度越高的女性,會有更高喝酒機會率。作者提出這可能是因為學歷高的女士更積極社交,職場上有更多應酬;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家境更好,自少已經較高機會接觸到酒。但標題卻把這結果寫成「女性越喜歡喝酒,智商越高」,不少網民都信以為真。其實寫標題的編輯明顯不懂統計學上因果關係與關聯(association)的分別。正如夏天氣溫高時多人吃雪糕,也多人中暑,所以吃雪糕的人數與中暑的人數是有關聯的,但我們絕不可以因此而斷定吃雪糕會引起中暑。



又例如有篇文章把大包圍買樂透的方法寫成「數學家使用神奇算法」。如果有學過高中排列組合的朋友就會知道他只不過是在彩池足夠地大時進行大包圍,這是一般中學生都做得到的,當中並沒有甚麼神奇算法。



第二,大家永遠不會知道未來需要甚麼知識,如果抱著「不從事科學及工程相關工作就不需要多學數學」的心態,很容易就會「書到用時方恨少」。

例如大眾都覺得醫學不需要用到太高深的數學,誰不知要明白心電圖的運作是需要用到向量(vector),藥物動力學(pharmacokinetics)甚至牽涉到微積分的概念。當年讀醫學院時,修讀得較少數學的同學在理解這些概念時就明顯較吃力了。

又例如我有位好友打算報讀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但他需要應考一個入學考試。他在準備考試的時候,遇到不懂的問題就會與史丹福討論。原來考試對數學的要求甚高,其中更有不少問題涉及到基本的數論(number theory)知識。這門「無用」的數學分支在中學課程中完全沒有提及過,史丹福也不過是因為興趣而自學了一點,這時卻大派用場了。





最後,退後一萬步,就算某些數學分支的應用價值不高,它本身的美麗已經為世界增添左很多色彩。它是一門文化,一門藝術。就像不少香港女性到日本旅行的時候都喜歡穿和服拍照。和服有甚麼用?「冇呀,靚嘛。」對,數學就如和服一樣,辜勿論它的實用價值有多高,單單是它的美就已經很值得大家學習與欣賞。

例如我中學時學的「九點圓」理論指出對任何三角形,三角形三邊的中點(midpoint)、三高的垂足(foot of altitude)、和頂點到垂心(orthocentre)的三條線段的中點必定共圓(concyclic)。


「九點圓」的確沒有應用價值,但史丹福在學習了這定理後,立即覺得世界變得奧妙,人類變得渺小了。在如此美麗的定理面前,也許我們都應該更加謙卑地欣賞自然的神奇,而不是自大地斷言這門學問是「沒有用的」,是「不需要學的」。

2018年10月6日 星期六

基因工程創造出的超級危疫滅癌殺手--CAR-T細胞療法

今屆諾貝爾生理學及醫學獎由兩位免疫學家艾立遜(James P. Allison)及本庶佑(Tasuku Honjo)奪得,他們分別發現CTLA-4PD-1兩種免疫抑制受體,這個發現為我們帶來了ipelimumabnivolumabpembrolizumab等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成了一種對抗癌症的全新療法。

其實除了免疫檢查點抑制劑外,另一種形式的免疫療法CAR-T細胞療法也為血液癌症的治療帶來了全新的希望,可以預期它將在未來為醫學界帶來一個翻天覆地的大革命。史丹福甚至覺得這項研究非常有潛力去獲得未來諾貝爾生理學及醫學獎的肯定。

CAR-T細胞,全名是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 T細胞,即嵌合抗原受體T細胞。其實我們的身體其實有一個完善的免疫系統去對抗腫瘤,但腫瘤也有很多方法去欺騙我們的免疫系統,例如減少第一類MHC蛋白的顯現、減少共刺激分子(costimulator)的顯現、釋出細胞激素(cytokines)去抑制免疫系統等。

CAR-T細胞療法的原理是人工改造病人的T細胞,讓它們變成專門瞄著癌細胞攻擊的超級殺手。做法是先從病人體內抽取T細胞,然後利用基因工程技術,使用特別的病毒把T細胞受體改成嵌合抗原受體(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這種受體就如一個GPS系統,它不會被癌細胞蒙蔽,且只會瞄準癌細胞上的目標來攻擊。這些裝備了嵌合抗原受體的T細胞就是CAR-T細胞,它們被改裝到只為一個目的而存在,就是殺死癌細胞。CAR-T細胞會在體外大量培殖至數十億至百億粒,然後就可以重新輸回病人體內,對癌細胞發出排山倒海的攻擊。

CAR-T細胞最先在1987年被以色列免疫學家Zelig Eshhar發明,之後Steven RosenbergCarl June等學者作了進一步的研究,例如研究如何在實驗室裡有效率地大規模培養CAR-T細胞及把它們重新放進病人體內。

Steven Rosenberg2010年首先報告首個成功使用CAR-T細胞療法的案例,病人是一位晚期濾性細胞淋巴癌(follicular lymphoma)的病人。之後Carl June團隊的成員David Porter也於2011年報告了成功以CAR-T細胞療法令慢性淋巴性白血病(chronic lymphocytic leukaemia)病人進入完全緩解(complete remission)的病例。

賓夕法尼亞大學Carl June團隊的成員Stephan Grupp其後進行了一個更大規模的臨床研究,針對兒童及青少年的B細胞急性淋巴性白血病(B-acute lymphoblastic leukaemia)。他們的研究對象為曾經嘗試過多種傳統療法皆無效的病人,結果非常驚人,使用了CAR-T細胞療法後,有達90%的病人都有快速的反應,有不少病人甚至完全偵測不到癌細胞。

B細胞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的癌細胞
CAR-T細胞療法也不是全無缺點的,雖然患者對它的反應率非常高,但它可以引發危險的細胞激素釋出症候群(cytokine release syndrome),造成發燒、心跳及呼吸急促、血壓下降、神志不清,甚至死亡。儘管如此,醫學界已經慢慢學懂如何控制這副作用。

2017年,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簡稱FDA)正式批准使用tisagenlecleucel,一種攻擊CD19CAR-T細胞,來治療兒童或年輕患者的復發或難治的B細胞急性淋巴性白血病。這是首種獲FDA批准的CAR-T細胞療法,相信未來獲批准使用CAR-T細胞將會越來越多,用來治療的癌症種類也會越來越廣泛。CAR-T細胞療法必定會為癌症治療帶來一場全新的革命。

資料來源:

1.       Dunbar CE. Blood's 70th anniversary: CARs on the Blood highway. Blood. 2016; 128(1): 1-3.

2.       Zhao Z, Chen Y, Francisco NM, et al. The application of CAR-T cell therapy in hematological malignancies: advantages and challenges. Acta Pharmaceutica Sinica B. 2018; 8(4): 539-51.

2018年10月1日 星期一

《詭修女》:捉到鹿唔識脫角




《詭屋驚凶實錄》是我最喜歡的恐怖片系列,最近更發展出一個「詭屋電影宇宙」,把一眾角色串連起來。想不到一個鬼片系列可以做到Marvel般的大宇宙,真是創意十足。還記得《詭屋驚凶實錄2》是我首套進電影院觀看的恐怖鬼片,結果差點比嚇得彈起來,電影氣氛營造及場面設計皆屬上盛,以高潮不斷的驚嚇場面,為我帶來極震撼的觀賞體驗。當中詭修女出現的場面令人印象難忘,特別是從畫裡彈出的一幕。雖然詭修女只是電影中的支線,但驚嚇驚比主線更強,每次它的出現都是令人動魄驚心的。

今次的《詭修女》故事先天性是很吸引的,但總有的「捉到鹿唔識脫角」的感覺,令電影未發揮到它應有的驚嚇感。

《詭修女》的背景是羅馬尼亞的修道院,附近又有個墳場,場景本來已經很陰森恐怖,而且也終於跳出了「詭屋」的場景,比起前作多了些變化。電影的危機一浪接一浪,甚至有些解謎、尋寶的情節,娛樂性豐富,毫無冷場。

但若論驚嚇情節,電影就與兩套《詭屋驚凶實錄》以及《詭娃安娜貝爾:造孽》相差甚遠(但應該還是勝過首集《詭娃安娜貝爾》。須知道前作恐怖的地方在於氣氛的營造,以時間慢慢製造出張力,令觀眾自己嚇自己,明知有事情會出現但又不知道何時出現及如何出現,有種令人坐立不安的感覺。例如首集的「啪啪」、第二集的詭修女畫彈出、水鬼,及《詭娃安娜貝爾:造孽》”your soul”一段加上之後搭升降台逃跑便是出色的例子。今集《詭修女》的驚嚇場面似乎比較趕急,還未製造出足夠的張力便突然來個jump scare,所以總的來說真的沒有幾多個驚嚇場面太過令人難忘,唯一一場較令我印象深刻的場面是Valak影子走下樓梯的一幕,但那幕明顯是重玩《詭屋驚凶實錄2》詭修女從畫彈出,所以也未算很創新。

另一樣很多觀眾不滿的應該是太多「物理攻擊」吧?人類用散彈槍,鬼怪用手捉頸,太多的物理接觸就少了靈異的恐怖感。

電影也有些邏輯上的漏洞。《詭屋驚凶實錄2》以一個很好的扭橋帶到電影結尾的高潮,令人驚嘆,原來鬼片的故事性都可以做到如此精彩。《詭修女》同樣以一個驚人的扭橋帶出電影結局,不過這個扭橋卻令人不禁疑惑,「咁之前睇左咁多分鐘其實算係點呀?」

不過,雖然驚嚇度及故事性不及前作出色,電影還是有其可取之處的。如電影有一幕眾多修女一起祈禱的情節,不算驚嚇但令人感到危機感十足,視覺效果上也很出色。

另外,《詭修女》結尾最後輕輕一帶,就這樣完美地連到首集的《詭屋驚凶實錄》中(據聞原本的結局更加震撼,以更加精彩的方法連到首集,不過因為經費問題而改為現在這版本,不過這版本也夠精彩了)。但我期望電影會連接到《詭娃安娜貝爾:造孽》中出現的修女,這次卻未有出現。《詭屋驚凶實錄》宇宙這樣慢慢成長,令人非常期待。這個鬼片宇宙似乎比DC宇宙,或者Dark universe令人期待得多。 總的來說,如果你抱著像《詭屋驚凶實錄》般驚嚇的心態進場,你可能會因期望過高而略為失望,但其實本片是不俗的,而且假如你是個《詭屋驚凶實錄》系列粉絲,那也沒有理由不去看看這個宇宙觀如何連結起來吧!

史丹福推介度:78/100

2018年9月28日 星期五

層層疊物理題


記得以前中學物理課的時候,老師曾經出過一道問題,設層層疊積木的長為a,那麼在桌子邊把兩塊積木疊起來,最多可以令它們伸出桌邊多長的距離而不倒塌呢?這個問題其實不難,但史丹福卻被這問題吸引了,自己繼續思考,如果把10塊層層疊積木疊起來,又最多可以伸到多長呢?如果有無限多塊層層疊積木,又最多可以伸到多長?今次我們特意請來奶油貓Peaches為我們作出示範,解釋這條問題。



首先,如果層層疊積木的密度平均的話,重心一定在最中間的一點。要令到積木不倒塌,重心就一定要被承托著。

放第一塊層層疊積木時,只要把它的重心放在桌邊,那麼它的重心被桌子承托著,便不會倒塌,所以伸出的長度是a/2



當有兩塊層層疊積木時,第二塊積木的重心必須又第一塊積木承托著。把第二塊積木的重心放在第一塊積木的最右端,這時兩塊積木合共的重心(下圖中的紅色交叉)位於兩塊積木中間,把共同重心放在桌子邊上,層層疊積木伸出了多a/4,共伸出了3a/4



但如果再加多幾塊積木,情況就開始複雜了。我們已經不能再在上面加積木,第三塊積木只要比第二塊伸出一點,三塊積木合共的重心就會伸到桌邊之外而倒下。但我們可以在下面放,把第三塊積木的最右端放在首兩塊積木的合共重心之下,然後把三塊積木的合共重心放在桌邊,這樣就可以把三塊積木放到最出。留意,積木伸出的長度其實是最高一塊積木最右端與三塊積木合共重心的水平距離。 我們繼續用類似的方法去放第四塊、第五塊、...、第n塊積木,也就是把第n塊積木的最右端放在之前n-1塊積木的合共重心之下,再把全部n塊積木的合共重心放在桌子邊,這樣就可以伸到最出而不倒塌。


 設放了第n塊積木後,伸出的長度,也就是全部n塊積木的合共重心與最上面一塊積木最右端的水平距離是xn 再放第n+1塊積木後,第n+1塊積木的重心與最上面一塊積木最右端的水平距離是xn + a/2



回到文中最初的問題,要知道10塊層層疊積木疊起來伸到多長,只要代入我們剛得出的公式就可以了,大家可以自行試試。 另外,如果我們有無限多塊層層疊積木,理論上是可以伸到無限遠的,並沒有上限。 1+1/2+1/3+1/4+...是一個很有名的,直覺上看起來好像會收斂(converge),但其實是發散(diverge)的級數。因為 



無限個1/2加起來是發散(diverge)的,1+1/2+1/3+1/4+...也自然是發散的。